1.pngHoward Goldblatt(中文名葛浩文),美国著名的汉学家,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作品的英文译者。他翻译了包括萧红、白先勇、杨绛、冯骥才、贾平凹、苏童、莫言、王安忆等二十多位名家的五十多部作品。有人嘉奖说,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葛浩文功不可没。有人指出,大家把葛浩文捧得太高,他恰巧拿得一手好牌。众说纷纭,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译文,看看这位声名卓著的翻译家如何处理语义的不对等。是否处理得当,是否也有所偏差和失误。以下是葛浩文翻译的莫言《变》中的一个片段,讲的是一个女学生把乒乓球打进了老师嘴里之后大家的反应。例1)
围观者愣了片刻,接着便哈哈大笑,那位姓马的女老师本来就是个红脸皮,这一笑,脸皮红成了鸡冠子。We were stunned, but only for a moment. Then we burst out laughing. A teacher by the name of Ma, whose face was red to begin with, turned the color of a rooster’s coxcomb.分析:1.葛浩文把“围观者”译成“我们”,这是很有问题的。因为“我们”很明显把“我”也囊括在内,据葛浩文译本来看,就是说我们都笑了。然而作者原意并非如此。莫言在后文就提到,“只有我没笑”。再者,围观者们这样的围观的形象也被忽略了。
语义对等的话,应当翻译为“onlookers”或是“spectators”。
2.“burst out laughing”这个英文固定搭配恰当描绘了围观者爆笑的动态。3.“姓马”是个有趣的点。这“马”和“鸡”一起,都是和这个女老师有关联的动物形象, 虽说没有直接联系,但足以引发读者的联想。但在中译英的过程中,出现了语义的不对等。葛浩文在翻译时把“马”这个出现在姓名中的动物意象给删去了。责任也不全在译者,况且这样的要求也近乎吹毛求疵了。但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是,姓氏与文化息息相关,其背后蕴含深远意义。要是单单用拼音来翻译,中间会缺失信息。所以,在翻译有着明显深义的中文姓氏时,译者常常会紧接着用一个从句来解释。而这一方法的缺点就在于,解释的部分可能会使文句显得繁杂。若是这个意义不重大、不影响文本效果,则可以考虑采取拼音直译。作为译者,首先要理解源文本作者的意图,其次要再现文本的特征与意图,可以用和源文本不一样的方式达成类似的效果。一个好译文能够将文字后面的联想也还原回去。例2)只有我没笑,我只是感到惊愕,怎么会这么巧呢?我当时联想到村里有名的故事篓子王贵大爷讲过的故事:I just stood there amazed at what had happened, and recalled a well-known tale from our village that our storyteller Grandpa Wang Gui had told us.分析:6.这里葛浩文并没有翻译“只有我没笑”,这一失误也和上文他把“围观者”翻译为“我们”相关联。这样一来,“我”这个人物形象就没有那么鲜明,没有与众人分割开来。7.“怎么会这么巧”,葛浩文直接简化为“what had happened”,语义自然是不对等的。但因为前面有“amazed”,所以“coincidence(巧合)”的含义也多少有所隐含,这个简化也说得通。这种属于意译。8.后半句的翻译出现了较大失误。葛浩文的“a well-known tale from our village that our storyteller Grandpa Wang Gui had told us”意思指的是,这是个源于我们村的故事,是王贵老爷爷讲过的。然而,莫言原意指这个故事是村里王贵讲过的。所以,偏差就在于,这故事并不一定是源于这个村子,源于这个村子的只是讲故事的人。9.“故事篓子”和“storyteller”是语义不对等。不仅语义不对等,其语言风格,还有人物形象也不对等。莫言的“故事篓子”更为大白话、乡土气,而译文则普通了。要追求好译文,无疑是斟字酌句的,语言风格和人物塑造都要顾及。
2.png例3)说姜子牙命运处于低谷时,卖面粉遇上了狂风,卖木炭遇上了暖冬,仰面长叹一声,一摊鸟屎落入口中。Once, when a down-and-outer named Jiang Ziya was selling wheat flour, a strong gale swept it out of his hand. Then he tried selling charcoal, but it was a particularly warm winter. Finally, when he looked up into the sky and sighed, bird shit landed in his mouth.分析:10.这个故事的述说,中文寥寥数字,翻译成英文则是数行的篇幅。葛浩文的翻译值得借鉴,他采用一系列时间词和连接词,如:once,when,then,but,finally,and,使故事连贯,符合英语用语习惯,体现英文有结构衔接的特点。11.“down-and-outer(穷困潦倒的人)”的翻译不很恰当。首先,“down-and-out”和“处于低谷”并不语义对等。其次,译者是将“处于低谷”这个状态转换为“穷困潦倒的人”这样一个定义,也有所偏差。因为姜子牙后来成为西周的开国元勋,走出低谷。